三強二盟回歸決策理性展開競合( 鄭宇欽 ) 冷戰結束已邁入二十年,雖劍拔弩張的緊張情勢已漸在強權間消逝,但現實主義與新現實主義依舊主導強權維護國家安全與利益的思維,使得矛盾與妥協仍然存在其間。強權的矛盾源於軍備整頓,強權的妥協著眼於經貿合作與戰爭破壞力。冷戰爆發,將強權的對峙拉到極致;冷戰結束,強權依舊需要時間與空間解決冷戰問題與後冷戰的國際新局勢。雖然當前受到全球經濟蕭條與環境保護等熱門問題影響,使得國際軍事安全議題暫緩協商,但此議題並不會消失。    後冷戰的強權將有美國、中共、俄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與歐 賣屋盟等,以三強二盟的方式主導國際軍事安全議題發展。中共經濟實力的崛起,引發美「中」外交實力的競合,這使得美國自二○○○年後,將中共視為主要的軍事對手國,美國不僅發表年度中共軍力報告書,追蹤中共軍力發展動向與軍事戰略規劃,並且大力推動衛星探測科技發掘中共隱藏的軍力。美俄之間的矛盾,並未隨冷戰終結而化解,雖雙邊矛盾並未深化,但冷戰長年的軍事對立,依舊讓美國不敢忽視俄國的軍力發展與動向。俄國強大的軍力不僅對美國造成壓力,對歐洲國家而言更有其歷史原因;北大西洋公約?小型辦公室梒揭言萿漫v旨係針對蘇聯軍事威脅,雖昔日共黨大國已不復存在,但俄國繼承蘇聯多數的戰略武器,使得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依舊不敢放棄對俄作戰的準備。    歐盟會員國的軍事整合雖沒有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顯得有效率,但德法主導的歐盟聯軍使其能夠擺脫由美國控制的北約組織,更顯彈性地執行維和與警察任務,致力於歐洲大陸的安全與穩定。然而歐盟聯軍亦清楚在歐陸最大的軍事威脅即是俄國,因此歐盟聯軍對於如何對付俄國作戰的操演至今未斷。雖然強權間鑑於國家安全需求,而需彼此刀劍相向,但從冷 結婚戰中三強二盟已習得「在衝突的圓桌上洽談合作」,這讓「衝突與合作」如同經濟學供需曲線一樣,讓國際戰略穩定市場自動取得平衡點。美「中」軍事戰略調整    二○○六年十月十四日聯合國通過一七一八號決議案禁止北韓試射彈道飛彈,平壤當局不理會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警告,依舊繼續發射飛彈。此舉不但讓北韓看穿聯合國決議案的低約束力,更激勵伊朗加速研發戰略飛彈的信心;考量北韓與伊朗加快軍事科技的研發速度,強權國家基於捍衛國家安全的考量,紛紛投入軍備競賽的行列,讓第一次大戰的安全困境延續至後冷戰時?系統傢俱N。美國為固守其軍事霸權的地位,不僅讓空權論貫穿其建軍計畫,並且反應在其軍事戰略;二○○九年美國空軍宣布籌組全球打擊司令部,並將該部設在路易斯安那州巴斯克代爾空軍基地,此基地擁有美國核武戰備的能力與地位,不僅能充分發揮美國核武攻擊能力,對於他國核彈頭的追蹤與監控亦富有經驗。美國經歷過兩次波灣戰爭,不僅找回失落在越戰的軍事信心,並且見證其尖端國防科技。    無獨有偶,美國的軍事事務革命風潮亦帶給中共啟示,不僅加強三軍聯合與網電一體的作戰能力,對於西方強權的軍事科技透過明買與暗偷的方法,縮短 烤肉食材中共與其他強權國家的軍力落差。此外中共擺脫林彪魔咒追隨美國的腳步,致力於空軍發展並且延伸至天軍(太空軍隊),同時提出「首戰用我、全程用我、用我必勝」的以空軍為主力的新軍事戰略;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在取得隱形塗料的材料科技後,致力推動「隱形戰」,將此塗料科技運用於全部軍種,傾全力發展「打一場讓敵人看不到」的戰爭。歐陸強權戰略調整    二○○九年十二月,俄國國會授權總統海外用兵權,讓俄國軍力調動與運用不受制於國會與行政機關的限制;另一方面,俄國修訂接戰準則,允許針對潛在威脅者採取預防性核子攻擊,俄國家安全會議秘?酒店兼職悛攭洶g魯契夫在回答俄國消息報提問時指出,「俄國當前的軍事準則,允許俄國軍方採取核子攻擊,當其受到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或者使用傳統武器進行大規模侵略;但使用核子武器的條件已經修改,在國家安全面臨嚴重威脅下,俄國不排除對威脅者採取預防性核子攻擊。」    北約組織與歐盟東擴,讓俄國在後冷戰時代面臨冷戰圍堵威脅。從俄國觀點來看,兩大組織的東擴政策,讓前蘇共附庸國一一離去,使得在其境內的核武戰略武器管轄,漸漸從其手中脫離;另一方面,美國在捷克與波蘭設立飛彈防禦系統一事,也讓俄國擔心有更多兩大組織會員國加入。雖然,美國歐巴馬政府已宣示暫 術後面膜緩此事,而化解日益升高的美俄衝突,但是俄國國安單位研判,美國東歐飛彈防禦系統仍隨時可恢復運作。美國在捷克設立的前導雷達屬於X波段光控相控陣雷達,具有監控、攔截、追蹤與支援火控系統的功能,該雷達發射出二點五至四公分的波長,其波段頻率可達八至十二千兆赫。正因為其波長小的優點,X波段光控相控陣雷達已通過觀測雲層發展、光線蹤跡與下雪徵兆等氣象偵測之測試,顯見其強大的偵測能力。俄國便非常擔心此強大的雷達功能,會隨著兩大組織「東擴」,完全封鎖其打擊能力。結語    冷戰時期俄「中」兩國雖受計畫經濟限制,能致力於縮短與美國及西歐國家的軍力落差;後冷戰時期, 小額信貸鄧小平的「發展就是硬道理」讓中共走向富強;俄國經濟學家蓋爾達在葉爾欽總統的大力支持下,提出「市場化、私有化與穩定化」的震撼療法,雖此政策讓蓋爾達變成百姓的敵人,但俄國正因其霹靂手段使其經濟重生,成為國家的貴人。加拿大經濟學家維耳在一九四八年世界政治季刊發表「十七與十八世紀權力與富足是外交政策的標的」一文中指出,「財富是權力的絕對要件,無論是作為保護安全或者侵略行動。」    俄國與中共經濟條件的改善,也充分反映在軍事設備與科技的躍進。雖然俄「中」兩國的經濟與軍力改善,北約、歐盟會員國與美國雖早已走在市場經濟的前端,長年來其富強的經濟亦反映在軍備改善。但是這 票貼三強二盟有無因經濟與軍力的改善,進而改善國家決策理性,這就無從得知。雖然在冷戰時期,強權間透過互信機制喚回決策理性,但是受制於自利的本體論主宰,後冷戰時期強權間的互信機制已漸漸麻痹亟欲喚回的決策理性。國家利益、國家安全與強權的攻防戰術效力,讓後冷戰時期依舊存在安全困境。可以確定的是,強權間不再出現兩次大戰窮兵黷武的問題,但是不可否認地,戰爭是政治的延續依舊是強權信奉的聖經。(本文刊登於青年日報國際戰略觀察專欄,2010.2.26,第7版,作者是布拉格英美大學外交所講師)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東森房屋  .
創作者介紹

花蓮民宿易樂網

da10daxa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